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正文内容

王艇隆鼻第一次进不去怎么办?-酷怪阅读网

8 全部文章 | 2019年05月13日
第一次进不去怎么办?-酷怪阅读网

盘山路,九曲十八弯,沿途风景美妙,云腾雾罩,是个让人留连忘返的地方。
“吱!”尖利的刮擦与碰撞声突然打破林间的平静,一辆从山上开下来的宝马,仿佛失去了控制,疯狂的车速二月二日出郊,时不时的还顺带几下漂移,急切而又凶险,像是正在进行一场生死未卜的拉力赛。
驾驶座上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刘智嫒,英俊的脸庞沉凝了神色,却并不慌乱,只是讥讽了嘴角的弧度喜家有女。
有人在车上动了手脚。看来是想置他于死地。
可如果就这么轻易地死掉,那岂不是让那些人过得太轻松,太称心如意了?
没那么简单,就算他化成厉鬼,也不会放过他们的。
男子自喉咙里滚出一声古怪而又轻蔑的笑,可是车子终究抵挡不住飞速奔驰而下的惯性,卷着他往山下冲撞而去,最后在一声爆炸声里,化作一团熊熊烈火滚落陡直的山坡。
第二日,某某报刊头条:纪氏新总裁纪君阳车毁人亡尸骨无存。
有人欢喜有人愁。
七天后,医院里,束手无策的医生和护士被赶出狼藉的病房。
夕阳映照的窗子边,男人此刻像极了一头关在黑暗笼子里的困兽,墨黑的眸子茫然地失去焦距。
跳车的那一刹那,想过千万种可能,缺胳膊断腿,甚至死亡,却从未想过变成一个瞎子,什么都看不见,世界一片漆黑,未知攫取了他的感观。纵使平日里他温润如玉,王艇隆鼻这会也难免暴戾如雷。
悠悠一声叹息自他的耳朵边轻轻划过,似是不屑地撇了下嘴,“空长一副好皮囊,原来是个不经事的主呀,真是可惜……”
“你是谁?”眼睛瞎了,耳力倒是变得异常地敏锐,只觉得有人离自己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,声音的主人应该是个年轻的女孩子。
“救你的那个人咯。”
男子虽然看不见,可是防备劲儿却不缺,“你为什么要救我。”
“喂,你这人可有意思了,我好心好意救了你,你倒怀疑起我救你的动机,真够无趣的。就连小和尚都知道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”女孩似是生了气。
“你是尼姑?”那山上有座庵堂,平常少有人去,他是知道的,倒是可惜了如此清脆银铃般的音质。
“切,红尘多精彩啊,我干吗跑到那阿弥佗佛天天敲着木鱼的地方守着四大皆空。倒是你,纪君阳,你要是生无可恋,我不介意送你去洗心寺剔度,反正离这里也只有十七八里路,就当我好人做到底咯。”
男人的眸忽然阴沉地敛了起来,“你怎么知道我名字。”“三个月前,你作为校友和成功人士,在江城大学的百年校庆上作过演讲。很不巧,我正好坐在台下,你的演讲虽然短暂,可是很精彩,比起我们校长的长篇大论,我比较喜欢你。”
“这么说,你是江城大学的学生。”纪君阳稍稍松了口气。
“为什么非得是学生啊,也许是老师呢。”
“听你声音,年纪不会很大。”
“当然咯,我天天十八岁环岛大陆通,偶尔回到十六七,我是超级无敌美少女呀鄂邑长公主。”有人很臭美地道。
“那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才不要告诉你,除非……”女孩声音略顿。
“除非什么?”明知道她在故弄玄虚,纪君阳还是莫名地钻进了她的套子。
“除非你乖乖听医生的话,配合治疗,等你眼睛好了,我再考虑告诉你。你可别告诉我,你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,一点小小的打击就让你趴倒了,那也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他当然不是刘阿斗,可是,医生刚刚才说了,复明的几率只有百分之十而已,跟判了死刑没什么两样,纪君阳陷入沉默当中安信爱。
不久,他的身上,被她戳了两下戾太子重生,有什么东西落在他的手上,“喏,这是救你时在你身上发现的钱包,里面有一张身份证,七张银行卡,还有毛爷爷二十张,你说得对罗梓琳,我还是学生,我身上的钱不够,就拿去缴医药费了,但医院是个烧钱的地方,你最好能告诉我其中一张的密码,我好给你去收费处划账,免得你被医院赶出去大汉雄师。”
“这里面的卡不能动。”纪君阳有几分烦躁地道。
“空卡?不可能吧,你这种人最不缺应该就是钱了吧,怎么可能是空卡呢,别开玩笑了。”
“有人会通过银行记录,知道我的行踪西古德森。”莫名地,他对她透了底,松了防备,甚至产生了一些信任。
她似乎在用时间消化他言语之间的讯息,半晌之后才不确定地问,“你可别告诉我,有人要杀你灭口吧。”
“没错,所以你最好离我远点,免得受了牵连。”话里,有了警告的意味,如果她就此离去,他也不觉得意外。
偏偏,这女人,有股子倔劲。
“切,怕就不会救你了,你就安心养伤,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,只是在手术前,可得委屈你先出院,我会替你找一处清静安全的住所袁子轩,生活起居你也不必担心。等你眼睛复明后,记得还我利息就成。”
她的轻描淡写,让他心底泛起异样,虽然尚存疑虑,却莫名地感觉很温暖,还有踏实。
“你为什么要帮我。”落魄时节,亲人与朋友都可能冷眼旁观,她一个陌生人,如此热心,实在叫他意外,她图的是什么?
“因为……感觉你不像是个坏人呗。”
就这么简单?他表示怀疑,“是吗?你如果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,我劝你,早点放弃吴以悠。”“看你长得阳光灿烂的一张脸,心眼儿怎么那么地阴暗呢,有人害你,你就觉得全天下都是坏人了,什么破歪理尸蛊艳谭,一棒子打死所有人,真是好心没好报终极警戒,早知道这样,就让你在那山窝里被狼叨走。”女孩不悦地哼道,孩子气的声调让纪君阳心里一软,那山上野鸡山猪倒是有,就是没有狼。
“你真就不怕惹祸上身,我不是恐吓你,我的身边,处处是危险。”
“日子太平淡,找点冒险的事儿做做,也不错啊。”她嘻嘻笑着,似是没将他的警告当作一回事。
一句冒险,她便将他妥善安置在一个叫荷花塘的地方,用她的话来说,那是个荷叶田田青照水的美丽之地,一住就是一年。
夏天的黄昏,她带他去泛舟,穿过层层叠叠的荷叶,停在荷塘深处。
她说,“用你的耳朵去听,鼻子去闻,心去感受,慢慢地放松……”
她的声音像是有安抚的魔力,如同一道清流注入他因为失明而狂躁的心里,渐渐沉静下来,微风轻拂,带来她身上似有若无的馨香。
心中一悸,竟循着感觉抓到了她的手。
“丫头……”她一直不肯告诉他名姓,他便这么地叫她,初时的生硬拗口,大半年下来,竟觉得有些暧昧的情愫在其中。
不知是因为失明还是相处久了,当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子产生了一种喜欢式的依赖时,他有些迟疑了。
他一个瞎子,凶险的前途,能许给她什么未来?
她在做着毕业设计的同时,每天很努力而辛苦地工作,做兼职,为他洗衣做饭,逗他开心,拉他散步,给他读报讲新闻,也将关注的纪氏的消息告诉他听,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,甚至,替他约好了知名的眼科医生欢喜佛薄情赋。
在这个私欲横流的年代,她就是一个傻乎乎地女孩,背负着本不属于她的责任。
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好。”
她的手微微地动了下,却并没有抽离他的掌心,“如果我告诉你,我对你一见钟情,你相信吗?”
他明显地怔了下。
咯咯的笑声自她的口中流出,惊起蛙声一片,赵敏芬“别紧张,我开玩笑的……”
她的话还不及完整,他忽然将她拉入怀中,以吻封缄,直到吻得她气喘吁吁。
“不许你开玩笑,做我的女朋友。”他的头抵着她的额,忽然变得霸道无比,而脱口而出的话,让他自己也愣住,随即有些紧张地抱紧了她,生怕她听了逃跑似地王胜天,“丫头,我答应你,我绝不会让自己当一辈子的瞎子。”
也不会,让自己一辈子这样躲躲藏藏,他要给她明媚的未来。
继续阅读,点击下方原文~
↓↓↓↓↓

上一篇:职场微博拼多多邀请合伙人,立拿5元现金红包-拼duo多多内部优惠券

下一篇:涪陵大木花谷第二十三章 天树考核 天魁神斧-文学异栈